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行網校 > 國際關係 > 葉利欽一尷尬時勢下的驕兒

葉利欽一尷尬時勢下的驕兒

日期:5/19/2014 7:34:11 PM

 九月廿二日,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突然解散國會,並宣佈定期本年十二月十一及十二日舉行新國會選舉。

解散國會震撼世界

由於事出突然,且俄羅斯憲法上,並無賦予總統解散國會的權力,因此,無論在國內、國外,都引起極大的震驚。葉利欽總統的死敵------國會議長哈斯布拉托夫,在高呼葉利欽要"政變"之餘,馬上召開國會會議,將葉利欽罷免,並選出原已被葉停職、也是葉利欽死對頭的副總統魯茨科夫為代總統。

跟著,俄羅斯憲法法庭開庭研訊,裁定葉利欽解散國會之舉屬於違憲,而人民代表大會又確認了國會罷免葉利欽,及選出魯茨科夫為代總統之合法性。

至此,事情似乎應告一段落,因為根據法理,葉利欽之解散國會為非法,而國會罷免總統乃為合乎法律程序。但實際情形,卻並非如此。首先,政府中最具實力的三個部門首長,即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及國家安全部長紛紛表態支持葉利欽。由原蘇聯加盟共和國獨立後,又再與俄羅斯組成"獨立國家聯合體"的各共和國,其總統們此時正在莫斯科商討一項新的經濟聯盟,當葉利欽解散國會消息傳來,亦紛紛表示支持葉氏。

至於西方各國,包括美、英、德、法等國,亦發表聲明,支持葉氏,日本則雖然表示支持,但態度審慎。只有北京最為保留,只表示希望局勢迅速緩和,及能夠自行和平解決。

保守強硬壁壘分明

在人民的表現上,儘管國會大廈外,有不少反對葉利欽的示威者(傳媒多稱之為"保守"或"強硬"分子),而國會建築物內外,也有數以千計的忠於國會的武裝人員,但莫斯科及各地,大致尚算平靜。雖然在軍事總部,發生過一些槍擊事件,導致兩人死亡,但由於葉利欽穩定了軍中及保安部隊,也獲得不少民眾的支持,故相信除非產生一些新的情勢,否則,葉利欽應該可以控制局面。

圖片﹕雖然國內形勢緊張﹐但葉利欽出蓆莫斯科紅場舉行的一個音樂會時﹐神態自若﹐似胜券在握﹒

這證明葉利欽在此之前,頻頻接觸各地方領袖,並視察多個內政部部隊,並重新任命因國會及保守派反對而去職的改革派大將蓋達爾為第一副總理兼經濟部長(去職前為代總理),以爭取人心,是在行動前已作周密的準備。

但話得說回來,自九一年蘇聯發生流產政變,並解體為十五個共和國以來,作為蘇聯最重要及外交軍事力量主要繼承者的俄羅斯,無論在工業、商業、國防力量,及民生日用上,都大不如前,每下愈況。其所以仍然有不少人民支持他,及西方國家領袖亦對其支持,只因蘇聯共產黨荼毒俄羅斯及前蘇聯各共和國人民太甚,無論是人民抑或其他國家,均不欲共党或保守分子復辟。在無人可以代替之下,明知其本人實在也相當獨斷獨行,其解散國會也屬違憲之舉,但總好過府(總統府)會(國會)永遠糾纏下去,無法解決為佳。

兩害要權取其輕

不過,由於俄國問題實在太多,困難太嚴重,而葉利欽本身的缺點也多不勝數,故無論當前的衝突所引起的災難,是否可以降至最低,或是解散後的國會是否一如所宣佈可以在十二月順利再行選舉。無論如何,俄羅斯的未來,仍然會是困阻重生;而葉利欽若在國會改選後再進行選舉總統,其再度當選應不成問題,但由於其才能及個性上的缺點,再幹下去,現實會證明,其聲望將會每下愈況。

我們不妨看看葉利欽崛起的經過:葉利欽於80年代,原是在烏拉山區(歐洲亞洲之分界處)一座工業城斯佛羅夫斯克(現改名為凱特林堡)的地區任黨委會第一書記。八十年代中期,戈巴卓夫受蘇聯共党頭子安德羅波夫提拔,最終成為蘇聯共產黨第一書記。由於他初期亦在烏拉山地區主理黨務,知道人民生活艱苦,亦深知蘇聯長期專制僵化,使生產及社會大大落後於世界各國,(安德羅波夫原為特務頭子,知道世界各國進步情形,故刻意提拔亦具改革思想的戈巴卓夫),因而擢升葉利欽為左右手,合作推動黨及國家的改革。

長期以來,蘇聯共黨是國家的最高主宰,黨領袖便是國家的大獨裁者,由列寧、史大林、赫魯曉夫、布里茲尼夫、安德羅波夫,以至薛爾連科,莫不如此。名義上,由"民族院"及"聯盟院"所組成的"最高蘇維埃"(國會),是最高權力機關。"部長會議主席"(總理)亦由"最高蘇維埃"任命,國會有立法權、人事任免權,其"最高蘇維埃"主席則是國家元首。但實際上,"最高蘇維埃"只是橡皮圖章,真正大權仍在共黨中央委員會的"政治局",確切點說是在"總書記"手中。

老戈掌權黨政分家

戈巴卓夫取得共黨領導地位後,對國內外均推行了多項影響深遠的改革;在外交上,容許東歐各共党國家自行選擇其應走的道路(包括民主化),與中共改善關係,在限武------裁減核子武器及由阿富汗撤軍等問題上,與美國及西歐各國取得和解。在國內則實行政治政革,包括黨政分家,賦予國會以實權,並設立一個真正具有行政權力的新職位------總統。

共党失勢蘇聯解體

由於共黨控制權力減弱後,各方意見愈來愈分歧,來自西方國家援助以改善經濟的期望,又因各國口惠而實不至,致使人民不滿情緒愈形高漲,對共黨也愈來愈不滿。甚至對戈巴卓夫也愈來愈不利。保守的共党領導分子們,認為他將共黨百年霸業斷喪,而改革分子則嫌其進度不夠快。

葉利欽覦準時機,乃對其提拔者施以抨擊,並宣佈脫離共產黨,由是聲名大振。果然,當蘇聯內最大的加盟共和國------俄羅斯選舉總統時,葉利欽即以極大比數勝出。

這時,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莎尼亞)要求獨立,戈巴卓夫在西方壓力下,原則已予答允,但仍要進行制定統一適用於各共和國的辦法之際,葉利欽即以蘇聯內最大共和國------俄羅斯總統身份,宣佈承認該三國獨立。

葉利欽犯難奪民心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蘇聯發生政變,共黨之保守派頭子將戈巴卓夫軟禁於黑海度假別墅,消息傳至莫斯科,群眾包圍國會大廈,阻止強硬派所指揮的坦克攻擊國會,葉利欽跳上坦克,鼓舞群眾。保守派鑒於眾怒難犯,終於將戈巴卓夫釋放。因此,葉利欽成為大英雄,但其中卻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戈巴卓夫本身等國得以獨立,於是均不願再受中央控制而要求獨立,葉利欽一面與各國簽約互相承認彼此獨立(最重要的是與烏克蘭),並拒絕將稅款繳解中央,致使中央被架空,並無法發放公務員薪金及軍餉。在形勢比人強下,戈巴卓夫于同年十二月除夕宣佈辭職,具有七十四年歷史的蘇聯,正式消逝。

治國無方民生困頓

葉利欽因緣際會而得以崛起,但俄羅斯在其治下,不僅無絲毫起色,且艱困日甚。初期提出甚麼"五百日方案",結果無疾而終;又有所謂"震蕩治療法",結果被震蕩者卻是社會基石;想用西方市場理論解除物價,結果物價飛升十倍百倍,卻並未能使商品供應增加(因生產商品的,仍是食"大鍋飯"的國營機構)。人民苦不堪言。忙亂之下藥石亂投,左一個法案,右一個命令,閣員經常替換,一次又一次的要求國會給予更大權力,終於與國會磨擦日甚。

圖片﹕在被包圍的國會大樓外﹐兩名年老的強硬路線支持者﹐高舉一面蘇聯軍旗﹐支持副總統

由於俄羅斯國會是在蘇聯共黨控制時產生,凡是共黨國家的國會,雖然都只是橡皮圖章,但在表面文字上,卻又幾乎具有一切權力(如行政權、立法權、管理中央銀行及宣傳等)。在共黨領導一元化時,還不會有問題,現在共黨已倒,於是總統及國會便各據對自己有利的法律及憲法條文,自我膨脹,這便是葉利欽與國會爭得不亦樂乎,而又無法解決的原因。

其實,在俄羅斯嚴重內憂當中,葉利欽自身要負很大責任。國會議長哈斯布拉托夫原是其親密戰友,當九一年八月政變時,布氏與葉氏齊齊在國會外,捍衛"民主",而被葉利欽"炒魷"的副總統魯茨科夫當時原為空軍少將,在阿富汗戰爭中,被蘇聯軍民視為英雄。因此葉在競選總統時,便借助其聲望及欲取得軍中支援,乃與其搭檔並由其競選副總統。

葉魯反目俄國陷危機

年來,魯氏與葉氏反目,魯氏指俄羅斯改革當中,貪污腐化日多,乃組成反貪污委員會,並指葉氏之第一副總理蘇梅科貪污。結果,他被葉利欽停止副總統職務;之後,又再褫奪其在總統出缺時,繼任總統的權力,務必要拔去眼中釘而后已。 由於國會宣佈葉之罷免魯茲科伊產無效,終而導致葉氏解散國會。

西方國家明知葉利欽此舉違憲而仍然表示支持,只因國會任期要到九五年才終止(總統任期至九六年),未來夜長夢多,難以解決。再加以葉氏為蘇聯以至俄羅斯有史以來的唯一由人民直接選出的總統(本年四月全民投票,總統從新獲得被支持的確認,國會亦獲支持,但百分比較少),政績雖不佳,但無人可以代替。

問題是,以不民主甚或專制的方式去推行民主,合不合邏輯?而且觀乎美總統克林頓宣佈支持葉利欽,並評論俄羅斯國會選出魯茨科夫為代總統時,說:"被炒魷的人,竟然自封為總統,鏡頭所見,一派輕浮及不屑之色,真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是作為世界領袖的堂堂大國的大總統。"克林頓的說話也很輕佻。

 

百姓新聞周刊 第二十七期 一九九三年十月一至七日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