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行網校 > 國際關係 > 由布里茲尼夫之死說到蘇聯六十年來之對外關係

由布里茲尼夫之死說到蘇聯六十年來之對外關係

日期:5/19/2014 7:32:10 PM

 (梅園雜誌第二期1983)


老朽但不算昏庸的蘇俄大獨裁者布里茲尼夫,經過一再傳出健康有問題之後,終於以七五高齡之心臟病發而不得不前往會見等待他已久的馬克思及列寧了。
這名身裁魁梧笨鈍,行動遲緩,濃眉大眼,但卻從來木無表情的共党頭子,狀似愚鈍,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城府極深的陰謀家。直至他臨終之前,仍牢牢地掌握著共黨大帝國的最高權力。

十八年前,一九六四年,他採取滲沙子,挖牆根等等陰謀手段,搞垮一直提拔他的赫魯曉夫,獨攬俄國大權,並成為共黨世界的最高主宰。

軍事強大,經濟落後

在他統治下的俄國,重工業、太空科技,及武裝力量進展迅速,陸海軍實力,尋且超越美國,西歐也為之瞠乎其後。然而,國內人民的生活,卻始終無法改善,糧食不足,民生日用嚴重缺乏,就連最普通的用品,也無法作較充裕的供應。這種經濟貧乏落後,人民生活艱困的情形,與其異乎尋常的武裝力量相比較,不僅不平衡,簡直就不成比例。

其實,造成這種民生困苦的情形,正是其窮兵黷武的結果。事實上,蘇俄共党政權自建立以來,雖然披著共產外衣,實際上卻繼承了俄國沙皇的衣砵,比較沙皇更專制,更具侵略性。為了要推行「世界革命」,要將資本主義「埋葬」,便不理人民死活,將一切可用資源,都用在建立武力及支援各國共黨、奪取政權之上。在史太林廿九年統治中,終於乘著二次世界大戰將完,各國民生凋蔽之際,支援各國共黨爭奪政權,使東歐八國,包括東德、波蘭、捷克斯拉夫、匈牙利、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等國家。在亞洲,則唆使蒙古脫離中國而為其附庸國,並支援北韓及中共奪取政權。

赫魯曉夫鎮壓東歐抗共運動

赫魯曉夫統治俄國十一年。除繼續支援越盟,北越淪於共黨統治外,並支援卡斯特羅大鬍子,奪取了古巴政權,使之成為西半球的第一個共黨國家,並成為了中美洲二十年來一切動亂的根源。

由一九五三至六四年的赫魯曉夫掌政期中,除上述古巴及北越外,共黨世界雖無進一步的再擴充,但其所製造的柏林危機及古巴危機,卻是東西方冷戰中最具爆炸性的兩件事,要不是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態度堅決,則共黨集團將又會得到進一步擴張,侵略又會受到鼓勵,說不定第二次大戰前自由國家對納粹德國的姑息,致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可能早已重演。其後赫魯曉夫為防止東德及東柏林人民投奔自由,逃往西柏林而建立起的柏林圍牆,二十年來仍然屹立,象徵著共產主義的殘暴,也象徵人類文明的恥辱。

此外,赫魯曉夫也是一九五六年屠殺匈牙利人民及波蘭人民的兇手。是年世界各共黨國家的人民,因為無法再忍受共黨的殘酷統治,都紛紛起而反抗,或以言論批評,或以罷工表態,更有公然組織對抗力量,其中尤以波蘭工人大罷工,及匈牙利人民爆發暴動最為壯烈,因為西方各國袖手旁觀而結果都先後被俄國強大武裝力量鎮壓下來,可敬可佩的波蘭及匈牙利人民,以其血肉之軀抵擋俄國的坦克大炮,最後當然是壯烈犧牲後,換來了更專制,更殘暴的統治。

布里茲尼夫到處煽風點火

赫魯曉夫之後,布里茲尼夫一方面聲聲要減軍備,緩和東西方緊張關係,但實際上卻是不斷加強軍備擴張,特別是核武器、越洲飛彈及海上與空中的攻擊力量。同時,亦不斷在國際間製造事端,擴充影響力。

只要我們打開世界地圖,便不難發覺二次世界大戰後,雖然未再發生重大及牽連甚廣的國際戰爭,但地區性的爭論,卻可謂無日無之。而且,每項爭論的背後,也總少不了蘇俄的陰謀及唆擺。

讓我們先看看西半球,自從古巴的卡斯特羅受赫魯曉夫支持而建立共黨政權後,古巴即成了蘇俄向西半球輸出共產主義的跳板。在布里茲尼夫掌權這十八年來,他不斷透過古巴,支援中南美洲的恐怖組織,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以至南美各國的左翼游擊隊,都是由卡斯特羅接濟的,事實上亦即由蘇俄所間接支持。

古巴不僅是蘇俄在中南美洲製造事端的鷹爪,且更千里迢迢的到幾千里外煽風點火。非洲安哥拉的動亂,是蘇俄泡製出來的。而古巴遠在數千里外,調兵遣將,開赴安哥拉,實行「輸出革命」,便是罪惡昭彰的一個例子。而美國及西方國家,竟可袖手旁觀,可謂匪夷所思矣!

中東動亂的背後有蘇俄的黑手

若把視線由非洲南部轉移至東北,則形勢更是風雲險惡,埃及固然是一度成為蘇俄要控制的,假如不是前總統沙達特洞悉其奸,下定決心將俄人驅逐,相信今日埃及早已成為蘇俄的附庸國了。

圖埃之計不售後,布里茲尼夫卻成功了非洲東北岬角的埃塞俄比亞,並在緊扼紅海出口的前英國殖民地亞丁建立了馬克思主義政權的南也門,威脅著北鄰的沙特阿拉伯及其友邦北也門。

此外,北非的利比亞,中東的敘利亞及伊拉克,均分別受到蘇俄支持,致使中東這個介乎歐亞非三大洲的戰略地區,經常受到戰火及政治陰謀所威脅。

當然,作為中東石油大國及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伊朗,在宗教狂人高米尼的統治下,各種政治及宗教勢力互相對立激盪,其可能產生的可資利用的機會,當然更不會為蘇俄所放過。

布里茲尼夫執政的十八年中,最罪惡昭彰的幾件事,就是干預鎮壓捷克自由化,鎮壓波蘭團結工會,及悍然出兵阿富汗,屠殺阿富汗人民。

捷克自由化運動,被強行壓下去

捷克斯拉夫的自由化運動,發生於一九六八年。

捷克是東歐八個不幸國家中之一,戰後蘇俄乘著歐洲各國經歷戰火洗禮、筋疲力盡之際,囊括了東歐八國,建立起共黨政權,使東歐一億多人民,從此失去了自由。

但東歐人民知識水準頗高,且工農業本來比較進步,他們目睹失去自由,及成為共黨國家後經濟生活一落千丈,乃於五十年代奮起反抗,但可惜都為當時的蘇俄統治者赫魯曉夫以武力鎮壓下去。

一九六八年,作為捷克統治當局的捷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鑒於二十年來追隨蘇俄路線,對人民過度拑制,致經濟落後,人民生活艱困,於是企圖有所改革,並選出了主張稍為放鬆對人民控制的杜錫克為總書記,稍為放鬆新聞檢查,一時之間,共黨政權的高壓統治,似有解凍的跡象,這便是著名的「布拉格之春」。

但這種共党世界中創新的路線,極易引起其他共黨國家內千千萬萬久已被壓制的人民的共鳴,若任令其蔓延,勢必動搖共党統治的根基。因此,布里茲尼夫乃藉口華沙公約組織軍事演習,下令其他東歐國家揮軍進入捷克,並改選以強硬執行蘇俄路線著稱的胡薩克為總書記,短暫的「布拉格之春」於焉幻滅。

布里茲尼夫提出"社會主義國家有限主權論"

事後布里茲尼夫更聲稱:「任何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制度,在遭遇到被顛覆的可能時,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是有權派遣軍隊予以協助,以免該社會主義制度被破壞的」。

這就是所謂「布里茲尼夫主義」,亦即所謂「有限主權論」。悍然干涉他國內政,竟還振振有詞。

此外布里茲尼夫為支持其在阿富汗的附庸傀儡政權,防止阿富汗脫離其控制,波及境內離心的回教少數民族,產生抗拒中央之心,乃不惜派遣十多萬大軍進入多山而落後的阿富汗,屠殺奮勇抵抗的阿富汗人民。

今日,儘管俄國在東南亞頗有斬獲,其所支撐的越共繼一九七五併吞了南越之後,又再侵佔了鄰國柬埔寨,金蘭灣也成為蘇俄軍艦的補給港口!但也引起了東南亞協會各國的戒心,加強了團結。同時,也增加了東南亞各國人民對越南及蘇俄的反感。而作為蘇俄在東南亞的代理人兼打手的越南,卻又只會打仗、不會生產,經濟千瘡百孔,成為了蘇俄長期的包袱。再加上出兵阿富汗所造成國際形象的破壞,戰爭又成膠著狀態,既無法速戰速決,又不能光榮及體面地撤軍,曠日持久,真是苦不堪言。

布氏一死,波共即釋放華里沙,圖紓解不滿

至於波蘭方面,由於人民憎厭鄙視其政府聽命于蘇俄,及追隨俄共路線引致經濟落後,乃組織團結工會及農會,實行爭取權益。而布里茲尼夫則唆使波共領袖雅魯澤斯基實行高壓手段,一方面宣佈工會為非法組織,另一方面則拘禁工會領袖華里沙及其他人員,但波蘭人民始終不肯屈服,繼續與共黨對抗。

如今布里茲尼夫雖然會見馬克思去了,但其窮兵黷武,到處煽風點火所造成的內外困局,以特務起家的繼承者安德羅波夫,看來也不容易應付呢!

至於波蘭當局,在布里茲尼夫死訊一傳出後,便立即宣佈釋放華里沙。但波蘭人民及華里沙本人都絕不會因此而妥協的。他們必會繼續爭取其應享的自由,且其影響力必會波及於整個共黨世界。所以布里茲尼夫之死,可以說是為極權統治敲響了喪鐘,讓我們拭目以視罷!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