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縱橫天下 > 高論 > H5N1重臨香港,中央屠宰活家禽依然無期,彰顯特區政府顢頇與無能。(香港)(11/6/2008)

H5N1重臨香港,中央屠宰活家禽依然無期,彰顯特區政府顢頇與無能。(香港)(11/6/2008)

日期:5/12/2014 9:07:19 PM

 純深水步保安道街市驗出雞隻糞便呈H5N1禽流感病毒陽性反應後,鴨利州、屯門等多個街市,同樣發現禽流感病毒,因而食環署人員緊急在全港各街市實施宰殺活雞隻及進行消毒。

由於在本港雞場和雞隻批發市場迄今暫未發現有相關病毒,因此宰殺雞隻暫時只在零售層面。

世衛官員表示:“感到失望”

對於禽流感源頭,由於暫時尚未有頭緒,因此有關方面其中一個估計,是由於源自不法份子的走私活雞進口。

世界衛生組織人員,在聞悉本港再度出現禽流感後表示“感到失望”,相信他是由於本港十多年前首髮禽流感,震驚世界之後,本該有更嚴格的預防措施,理論上應該對有關病毒,採取一切最嚴格的防範。

但事實顯示,今次在本港多個街市發現禽流感,顯然那不是孤立事件,而是整個香港已陷於高危的境況。

有關方面將情況歸咎於走私雞的可能性,不過,無論禽流感的源頭是否由於走私雞,那其實只是果而不是因,因為走私雞的利潤,較正常進口雞隻多達三倍,一些不顧社會利益與安全,只求獲得暴利的不法份子,企圖走私進口、以及一些商販貪圖厚利而接賣走私雞,雖然是不法及捂著良心,卻也是一些意志薄弱或只顧貪圖厚利者的慣常行為。

所以,關鍵實在是海關如何堵截走私途徑及食環署怎樣加強巡查。

遏止禽流感應正本清源,中央屠宰是唯一辦法

其實,上述兩項都只是一些花費人力大而不湊效的辦法:真正徹底有效的是實行雞隻中央屠宰及改變零售活雞的方式,因為只有禁止零售活雞,自然可有效遏止活雞走私,以及截止禽流感的流入與擴散。

實際上,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本港爆發禽流感以來,即有不少人,包括醫務衛生方面的專家,均呼籲當局實施中央屠宰。(本網於2001年即已在《縱橫天下》項目之“高論”中,著文《作為國際大都會香港人早應改變食物習慣》(20/6/2001),特別呼籲當局速速實行家禽中央屠宰不,並認為在街市、甚至行人道旁置有活雞雞籠,以及港人的要食新鮮雞,既不衛生,也與香港國際大都會的“文明人”的形象,太不吻合。

弱勢政府大義當前畏首畏尾

多年前,筆者曾參作為某社團的人員之一,蒙邀請到半山一位司長級官員和府第作半官半私的晤談與“家宴”,當時筆者就提出為了香港的公共衛生與安全,政府應該盡早實行家禽中央屠宰,以免除後患的主張。

這位溫文爾雅、對港事政事法事均力求平衡的受人敬重的司長卻這樣答覆筆者,指出這一擬議雖然有需要,但也要考慮及照顧眾多從業人員的生計,(當時正是失業率嚴重高企之時),而且一切也須待九月以後再算。

照顧從業人員生計,加上當年失業率確也嚴重,不想失業大軍再增陣容,有這種考慮也可以理解,至於一切得要等九月以後再算,(九月是立法會選舉),當時這位司長是以誠懇態度與筆者等交流意見,其所說的均屬肺腑之言,其關顧民情與愛護市民,溢於言表。但另一方面,作為弱勢政府,(當年某些政黨找著了一些題目,咄咄迫人,不知輕重,大關大節之前退縮不前,芝麻綠豆或明明錯得離譜的卻死撐到底,這已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無論是董建華政府抑或曾蔭權政府的一貫特色。

情況好較未能把握,難關過後忘得一乾二淨

及後,經濟改善,失業率下降,在祖國效應之下,香港市民對國家認同感加大,對政府及建制派的支持度大升之後,當局仍不懂得把握有利形勢,推行應該徹底推行的,如落實中央屠宰的政策。

筆者實在不明白,以公務員薪金支出佔政費比例屬世界最高、一向自詡效率特高的特區政府,到底患了什麼病?對一切問題都氣若游絲,不少問題往往一拖經年,幾年以後,往往又從頭再討論過。

中央屠宰活禽是典型的例子,筆者經常根路經一條街道,在街道之行人如?的路旁鋪位,就是賣活雞的,其氣味之難聞與濃烈,讓筆者每次經過時都得掩鼻疾走,並心中大罵特區政府。

港人輕則被迫“埋單”,重則不知伊於胡底!

問題是,特區政府在別的問題上拖拖拉拉最頂多是效率問題,但中央屠宰活家禽,事涉大眾安全、人命關天,一個大事不好,可以演變為大災難,但政府卻幾年前人心惶惶的形勢過去後,又是“話之你”的態度。

一旦再度出現禽流感,結果又是殺雞賠款,由於庸官的昏睡與顢頇,卻根納稅人每一次被迫“埋單”,(像弱勢社群或老人在通脹高劇等肆虐之下,要求略加生果金等,卻充耳不聞)。

埋單不打緊,最多是慷納稅人之慨,但社會整體安全卻視若無睹,甚至要求雞檔每日清洗,不留活雞過夜,也被認為恐怕會引起“司法復核”,(某議員所擔心的)。總之,一切仍是拖、拖、拖……。

再過些日子,如無再發現新的個案,則一切仍會如舊,上帝仍然會眷顧香港……。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