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高家裕發表文稿匯編 > 人才外流的現實意義

人才外流的現實意義

日期:5/12/2014 4:47:29 PM

 人才外流的嚴重性,隨著移民潮的劇化而越來越顯現,加以香港近年經濟發展,整個人力市場,包括高中層管理人員及勞工階層的職位空懸情況嚴重,使這兩個本來各不相干的因素,卻交織起來,益發增加了令人憂慮的程度。

雖然香港人移民海外不自今日始,無論是今日抑過去,海峽兩岸抑香港,不少華人響往外國,或被迫去捱世界,或腰纏萬貫去打天下,或以替子設想為名,遂其移民美夢為實,總之,這種持續不斷的移民隊伍,並引致若干程度的人才外流,是從沒有停止過的。

當然,細水長流,去勢不劇,或本地人才的培訓與海外學子之歸來,能夠與輕微的人才流失相彌補,則終是會回來的輕鬆的說法。

但假如情況不是一如過去長期以來的流失的情形,而是真正成行及輪候申請者,正以一個不能不引起關注的程度的劇增,而大量的資金及專業人事,企業的高中層管理者,正以高速度流往海外,則今日仍然看來是不錯的經濟表現,終必會由盛轉衰,惡果必會日漸浮現。

本來,在這個普遍喜歡報喜不報憂,與及越來越敏感的時刻,將這些雖屬盡人皆知,但部份人士仍不願面對現實的情況,拿出來加以討論,則是極可能被誤解的,但問題是故意地去忽視它,或是只講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去安定人心,雖也許屬不得不已,但卻能夠具有些什么實質的作用?

談到移民潮的問題,不少人,特別是不同方面的官方的人員,總是一方面強調情況並不嚴重,一方面指出香港始終是一塊福地,香港將來還會有更好的發展,且環顧整個世界,那裏的生活能有香港的方便,能有一如香港的發展機會?又說香港的資金流出並不嚴重,而美日等外資卻不斷流入,又舉出不少在外國有很好成就的人,出鑒於香港發展良機,或報答其在童年賴以成長的香港,乃毅然返港,投入香港的建設行列。上述這些事例,不是沒有,但到底是只占少數,外資流入,雖表面上維持著一個風光面貌,但這引起只是投機或作炒賣式的熱錢,始終不是香港人由辛勤、創造及累積而來的原屬香港人的財富,國內各省市及中央部門在香港所作的投資活動,也不能完全取代香港原有的財富及資本。故設法留住香港的人才及資金,是香港未來能夠得到更佳的發展保證。

有人提議加速本地人才的培訓,這當然是必需的。事實上,即使沒有移民潮而引致的人才流失,重視培訓本地人才,始終是不易之理,但若欲以之取代流失的大量人才,則未免難成氣候與及難於短期見效。

與春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要真正有效,惟有面對現實,找出真正的原因,然後對症下病。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其實人人皆知,那是信心的危機。數年前,當時的趙紫陽總理問香港記者怕什么,其實答案也是人人皆知。事後的表現,北京當局也是知道答案的,要不然,就不會"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而作為香港主治機回歸的安排了。

只可惜香港人對於國內過去數十年的種種情形,印象實在太深刻了。他們對中英聯合聲明的內容全盤予以接受之餘,也不能不抱著"走著瞧","以觀後效"的心態。

有人認為香港人不應老是記挂著國內過去所發生過的不愉快的經歷。實際上,過去的創痛,國內同胞比香港人的感受還更要深刻,老是回憶過去的苦難,不僅於事無補,而且也造成不必要的惶恐,倒不如忘記過去,展望將來,不是更具有積極意義嗎?

這話沒錯,雖然我們不應該吸取過去教訓,懲前為後,若老是被過去的夢魔所困擾,也非理知之所為,而近年來,國內的開放及改革也是事實,香港人不會懷疑國內會發展得更好及北京當局對香港的誠意。

但問題是由於國內太強調主權體現,在未來特區政府的組織上不容有失,與及在"一國兩制"的問題上,太強調"一國"的意義,使在基本法的起草過程中,不少關鍵性的問題,其解釋與實際安危,與香港人憑他們的經驗知識所能理解的聯合聲明的內容,已日益遠離。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到的不容否認的事實,則作?香港較高層的專業人士及行政人員,焉能不引起信心危機?

所以,要遏止這種趨勢,不是三言兩語的好言相慰所可以解決的,還必須以實際的行動,落實"一國兩制"的安排;不僅單是經濟上的,還必須在行政權力,司法獨立,以至社會價值觀等的落實上,真正做到一個兩制。否則,單只在聯合聲明的縫隙中,甚或不惜曲解聲明的某些用詞,以遂儘量伸展控制權力,則能夠在毫無導異議中達成這種安排又如之何?權力在我,有何難哉?

際此基本法正徵求意見,而大家又極度關心香港人才外流情況之同時,僅向中港雙方草委們進一言,希望在進一步起草有關條文時,要考慮此一形式以外的現實的問題。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