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高家裕發表文稿匯編 > 必須立即停止收容越南難民

必須立即停止收容越南難民

日期:5/12/2014 4:42:52 PM

 筆者從事教育工作,所關心的問題自不然以教育的問題為主。筆者看到香港教育上尚待解決的問題實在太多,如幼稚園設備及教師待遇的問題、中小學教師的培訓問題、大學學位的嚴重不足問題。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一個良方,就是提供足夠的資源。

然而,香港就是為了資源充份,無法在百年大計的長期投資------教育上做得更好。

當香港社會不斷進步,香港學生必須將原來五年的中學恢復為六年,但卻因為資源問題。迄今仍只有約三份之一的中五學生可升讀中六。長遠來說,這必然會妨礙香港社會的發展。

讓我們看看為一個中五學生提供多一年中六教育,使他能有更好的前途,香港能夠有更多更多的人才,到底要花費多少資源?

依筆者粗略的估計,每一名中六學生。大概需要花費納稅人一萬二千元,當然,這不包括校舍的基本建設費用。

事有湊巧,一萬二千元卻剛好是我們收容一名越南難民每年所花的費用,亦即是說,我們每收容一名越南難民,便會剝奪了我們一名納稅人子弟攻讀中六的機會。
讀中六有什么重要?那問得好!

沒有讀中六,便永遠沒有機會讀大學,在本港沒有機會,也不能與外地的高等教育銜接,那是多大的損失!

然而,問題還不止此,通常一名越南難民抵達後,大多數要呆上若干年始能被安排移居外地,一名越南難民絕不止剝奪一名香港學生讀中六的機會,而是剝奪兩名、三名、甚至可能更多更多。

根據統計,目前滯港的八千多名越南難民中,超過半數是留港已達五年以上。

他們長期留港的因素有很多,譬如不願前往被安排的地方,或其所欲前往的地方,卻因沒有親友或本身條件不足夠,致無法成行。

問題嚴重的是留港越久的難民,能夠被安排移居外地的機會越少,兼且部份移居至其他地方的難民的表現又往往不大理想,加以各國的政治經濟情況、與及排斥外來移民的心理,真可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此所以無論香港怎樣努力接洽及要求,各國始終是口惠而實不至,願意收容的數量越來越少,作為香港宗主國--------(起碼現時還是)的英國,更率先減少收容數量,可見問題之棘手及解決希望之渺茫。

然而我們的官大人們,卻仍然以所謂有道問題而繼續收容這些難民,既有設備之不敷應用,還擬重開歌連臣角營地。

筆者實在感到憤慨,官大人們有什么權力去慷香港人之慨,甚至漠視香港本身?多尚待解決的問題,與及犧牲香港青年進修的機會。

試想這十年來,香港花在越南難民身上的錢超過十億元,這十億元可以設置多少張病床而救活多少人?或增加多少公屋單位而解決多少個家庭的居住問題?

只是因為人道-------麥理浩先生的人道!因他老人家意念一轉而要香港長期負著沉重的負擔。我們臨近的地區,包括馬來西亞及東南亞若干國家,他們還不是把難民拖回公海去?是他們不人道,還是他們的政府向子民負責。深知不可以慷人民之慨而無端背負上這揮之不去的長期負擔?

好了,讓我們談人道罷!

一九七五年南越陷共,千萬南越難民投身怒海,冒著生命危險也要逃避迫害,其情實在可憐,其境也實在可憐,香港人對此有深切感受,故在其甘冒著九死一生之險,終於浮抵香港時,則香港予以暫時收容,也是應有之義,何況那時還有一個希望,就是其他地方將會收容,香港只不過是一個短暫的、過渡時期的臨時棲身之所。

但十多年過去了,今日離開越南的,不再是當初那些若不離開即有殺身之禍的一群,而且事實證明,各國已對收容難民不再感到興趣,滯港難民將會被迫成為香港人口的一部份。

往者已已,除了要努力設法謀求解決憶已滯港的難民外,我們不容許這問題繼續永無止境的惡化下去。

我們要求有關官員不要再負責任,不要再慷人之慨!

我們要求所有民意代表,為了港人的利益,必須認真覆理這一問題,負起看管納稅人口袋的神聖天職!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