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行網簡介 > 政改、直選與中港關係

政改、直選與中港關係

日期:5/12/2014 4:41:09 PM

 一九八七年代議政制檢討綠皮書於上月廿七日發表後,香港電臺於三十日即舉行大規模的研討會,被邀請的各方面人士,都極為踴躍地出席,可見各方面對此一綠皮書的檢討,都非常重視。

筆者當日先後兩次發言,主要內容包括:

  • (一) 此綠皮書花太多篇幅於三層架構的討論,而對於中央部份卻過於間略,尤其是行政與立法的關係部份,竟付之缺如,是企圖以枚葉去回避主題,故就政制發表意見,應不可受既定框框限制,即使綠皮書沒有提及,但屬關鍵性的問題,也應多多表示意見。
  • (二) 香港政制的發展,與作為香港未來結構藍圖的基本法是應該要啣接的。但香港既是在一國兩制的設想下實行高度自治,而中英雙方已屢屢表示與及在制定基本法時又都聲言尊重香港民意,則香港政制的發展,與基本法的制定,自不然會互相啣接。
  • (三) 九七年後的立法機構規定由選舉產生,而選舉包括各種方式;政制問題包括的很廣,不應只著眼於選舉問題,尤其是不應該著重有沒有直選。

當時筆者指出:個人極希望此一綠皮不要成為"戰場",尤其是更不要以"最後一戰"
的心情去面對它。事實上,有直選,並不是已解決了一切問題;沒有直選,也不表示"民主已死"。而在另一方面,即使有直選,也不會使香港馬上天翻地覆,經濟便從此一蹶不振。

不幸的是,事後的發展卻不禁使人擔心,綠皮書問題竟真的愈來愈似是一個戰場,大家只將焦點放在直選問題上。嚴然主張直選的,等同于"民主派",反之的便是"反民主派"或"拖民主派",這種過份簡單的二分法,不僅會產生誤導作用,而且也會扭曲了這次政制檢討的意義。

個人同意直接選舉是體驗民意的具體方式之一,但體驗民意的方式有很多種,直選固應是在適當時候需要採取的方式之一,但卻不可過份執著地將之無限上網到成為是否民立的唯一指標,因為民主其實是一種態度及胸襟,過份偏執不依我的便不民主,本身已不是民主。更不可將其界定過於簡單化,有沒有民主,就看八八有無直選。而在另外的一方面,卻視"八八"為一個灘頭陣地,務必要將"八八"守穩,先將"八八"打甩,然後"九一"再開。

筆者幾乎被嚇得"目定口呆",主張直選的人士,固然不少是"理想主義者",或是本身已在香港的建政當中,已實際參與選舉的遊戲,則無論是為了香港也好,為了他們個人、深信在直選中可以得到益的也好,其主張直選的理想都不難理解。但筆者所感到大惑不解的,就是反對直選者當中,除以工商界中部份人士,他們以"過去"去量度"未來",在滿意於過去的現象深思未來的制改,為有直選時,會使局勢變得動蕩,或引來大量"免費午餐"的要求而擔心會影響安定繁榮的想法容易理解外,其中反對直選的另一個最主要來源就是視中團體方面,甚至可以直截了當地說是來自中國的官方。

我們所能看到的是:有關方面,對任何論壇都是如此"如臨大敵",事前嚴密總署,分由工商界、社會活動界、普羅大眾等各方面去發動,務求在民意大會戰中壓倒對方,口口聲聲說政改必須與基本法啣接、基本法未定稿前不應對政制有何政動。如實行直選,便必然與基本法不啣接,會影響香港的安定繁榮云云。草委會秘書長李何的"瞭解震蕩",雖然已由基本人予以更正,表示並未說過"八八年直選是違反聯合聲明"之語,但其"中國不贊成直選-----最低限度是不贊成八八年直選"的立場則絲毫沒有改變。

筆者用"目定口呆"來形容個人感受,相信也會是不少人的感受。

我們不明白,北京當局何以在此問題上執著得那么厲害?是擔心"民主反共"嗎?擔心直選會出現一個對抗性的地方政府嗎?擔心影響主權嗎?抑或擔心將來的特別行政區的政府不夠"行政主導",無法推行既定政策?

其實這些擔心(假如是屬實)都是多餘的。香港將來無論怎樣"高度自治",充其量不過是個地方政府,香港的憲政基礎,是體現中國主要的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但基本法的制定,是尊重、參考(當然不是依據)香港的民意,則北京當局,實在不必屢屢要防範英的陰謀(難道英國不想保留九七年後的政經利益嗎?)也不必擔心什么"民主反共"!

須知香港人的不信任共產黨,對未來香港自己的前途有疑慮,自有其歷史上的因素,與及絕大部份是共黨自己本身所造成(鄧小平也說過:中國因政策失誤而停滯了二十年)。這點北京當局是充份瞭解的,而中英聯合聲明的內容,也確實使香港人漸漸較為安心。但愛國的情懷、對本身文化的依戀是不能抹殺的。中共過去種種"人禍"、"謬誤"與及貶抑中國文化,當然使香港以至海外的中國人寒心;但近年來的對外開放、經濟改革、以至對過去若干錯誤的平反,產生了不少績效,卻也是事實亦為大家所承認。大多數香港人所抱持的心態,只是希望北京當局,能夠沿著現時既有的開放路線,更大膽、更豪邁地向前走。而對於香港則是謹守聯合聲明,不要任意的加以詮釋。

香港人雖然有所擔心,但在既定的現實情形下,也惟有接受命運的安排,只是希望能有更佳的及較滿意的安排自己。香港不少人說不定還抱有一點想法:在這大時代裏,作為香港人,如能有機會,對中國的現代化盡點綿力,也不失為千載一時的機緣。

但看到政檢問題,直選問題,中國當局所表現出的態度是如此這般,到底背後的原因是什 么?

會不會嚇怕人?

會不會得不償失?

放鬆點、放鬆點,對自己多些自信,對香港人多些信任,相信香港人對未來一個世紀的中國發展上,作為億萬中國人的一部份,將更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