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高家裕發表文稿匯編 > 港大改制與中學學制的配合----------------深水涉中學校長 高家裕

港大改制與中學學制的配合----------------深水涉中學校長 高家裕

日期:5/12/2014 4:38:47 PM

 相信世界再沒有多少地方會一如香港般的學制混亂不堪,考試壓力之大,以及在高中與大學之間,在短短兩年之內,要應付好幾個公開試。而學生在經過數年功課壓力及考試煎熬之後,卻發現他們過去所作的幾許艱辛,竟然對他們的升學就業,沒有多大的幫助。

造成這種可悲現象與及大量人力與資源的浪費,除了本港高等教育機會不高以外,主要原因包括課程設計的不完善、大學學制不統一、與及香港要面對廣泛的世界性制度的同時,卻又要依戀著對英國制度上的聯繫。

對於上述的矛盾與缺點,表現在兩間大學的學制之爭,與及連接高中與大學之間的預科制度的混亂上。

這種表面上只是學術上的意見紛歧,實際上卻是聯繫著一些較高層次的政治權力,既得復興,與及學術尊嚴等等的問題上。當然,在這些爭論者的潛意識中,其所以要將學制問題上網到上述幾項的問題,只是一種誤會,但他們卻是真正的擔心,在一旦有所改變時,會不會使他們失去了原有的優勢。

當然,他們所提出的表面理由,卻是通識教育、資源之是否足夠,或是國際性的承認等等。

在過去,由於香港是英國殖民地,香港官員事事以英國?師 ,加上政府高官,除了來自祖家者以外,絕大多數是出身最高學府的香港大學,而香港大學事實上也是一間水準甚高的大學,她不僅有充沛的資源、具國際水準的師資,當然,還有在中小學裏,經歷了金字塔式的煉獄,打敗了千萬個競爭者而始得踏入大學門檻的優秀學生。這一切一切,不管是大學本身所具備的水準也好,三年所耗資源委實較四年所耗的較節省也好,都強而有力地證明了三年制的大學並不比四年制差,何況,政府的主要官員,與及在他們權力範圍內所推行建校計劃而形成的五二三制的主流地位,都使"四年制通識教育"與及"六四制"或"三三四制"的呼聲,顯得軟弱無力,不管發出這呼聲的人有怎樣的多,但權力不在他們手中。

大學學制的不統一所造成的混亂-------包括中學至預科學制及課程方面,與及對學生所造成不良的影響,可謂盡人皆知,但由於長久以來,大家對一個神話都深信不疑,就是港大不會由三年改為四年,所以大家都將矛頭指向中大而要求其"四改三",但在中大堅持下,構成如一九八二年國際顧問團的報告書,也不感觸動此一敏感問題,於是,爭論不下的預科以至大學學制,惟有暫時按下。

不過,形勢對中大及實行一年制預科的中文大學越來越不利,於是中大惟有實行暫收生制度-------以會考成績作為取錄的主要根據,而中文中學的聯合組織,也打算同意放棄一年制預科及取消高等程度試,而代之以兩年制的預科,以換取高級程度試可以用雙語應考的棄車保帥的策略。

殊不知這種做法,將會使本港中學制進一步確定為五二制;試想,沒有堅實的六年的中學,又怎能維持四年制的大學,或在四面楚歌之下,四年制大學又怎可以最終仍能屹然無恙?此所以教育統籌委員會第二號報告書,乃在中大及港大均不改制的假設下,宣佈了預科教育的改革,將預科統一為兩年,但容許中途落車,同時提出了一個相當中聽,但實行起來卻並非易事的預科多元化的口號。

正當不少人為此一報告書鼓掌之時,港大卻突然宣佈決定將學制由三年改?四年,使不少人錯愕,也戳破了一向深信不疑的神話。

事實上,用四年長培養一名大學生,使他們具有通識教育的機會,這是絕大多數從事高等教育的人所瞭解的,只是過去限於形勢上的因素,使很多即使贊同此一主張的人也不便提出,感謝黃麗松校長臨別秋波于前,新任王賡武校長可較為超然地處理此一問題於後,港大終於由教務會議以多數再通過改制,其他大專院校,除樹仁一貫已主張及實行四年制外,浸會及嶺南學院亦會追隨主流而改回過去其所實行的四年制,理工學院院長雖聲言主張三年制,但亦保留地表示如兩大決定統一為四年時,則該院亦會予以追隨。

因此,大專學制似以不再成問題之時,中學究應如何調整,以與之配合?

個人認為在大學四年、中學六年的大前提下(儘管有極少數人提及將中學改為五年,以便安排五二四的中學至大學修業期限,但將中學由六年改為五年弊多於利),則中學的安排不出"六年一貫"、"三三制"及"五一制"。

五一制是現行中文中學的制度,一年制的預科,非驢非馬,最不可取,只是將會考設於中五的迫不得已的安排,個人屬意于將修業期限定為六年,全面提供六年的中學免費教育,但為使不同性向的學生在中段可以有一個分流,故個人仍然主張三三制,讓學生可根據其意願及性向決定攻讀文法中學或職前教育,當然,此一職前教育需要完整的、實用的,並可以回流而接駁專上教育的。讀完三年文法高中或職前高中後,便參加一個統一的公開試,此一高中會考,既作為大專學校錄取新生的主要根據,亦可以之作為進入社會服務的入職資歷。

至於有人提出在中學採取四二制,並主張首四年是免費教育,後兩年是預科,由於四年免費中學較諸現行五年資助中學教育的目標有所倒退,而"預科"這種制度上的怪胎也不應該繼續保留,故個人最不贊同此一"四二"的安排。

總之,今日已是全面改革大學及中學學制的時間,我們應該好好把握著這港大改制的機會,為我們未來的下一代,安排一個完善的學制。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