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高家裕發表文稿匯編 > 香港有什么好?(下)

香港有什么好?(下)

日期:5/12/2014 3:44:10 PM

  

(14)除一些私人會所外,任何人都可以光顧任何飲食或合法娛樂場所,費用不算太貴,經濟條件不太好的,可以不光顧那那么多,但一次半次也花費得起。此外,在香港生活的彈性很大,有數千元一件的衣服,也有三數十元的貨色:酒樓食肆、大牌檔到處都是,營業時間長,衣食住行允稱方便。香港人的財富雖然差異極大,但起碼的生活卻不難維持。

(15)香港的失業率極低,幾乎達到充份就業。香港人有充份的擇業自由,不受政府或強大工會的限制,唯一的限制是自己的能力。

(16)香港的企業家沒有受太多的法例限制,有眾多高質素並能充份合作的技術及服務人員。金融、運輸、電訊都能配合得很好。最重要的,是他們無需面對處處與他們為難的政府及充滿敵意的群眾。相反的,他們得到政府的推展貿易、提高生產力等的諸多協助。稅率極輕,群眾對他們的羡慕多於敵視。

(17)受薪階級稅項負擔也不算太重,工作雖然緊張,但假日卻可一享天倫之樂。電視節目雖頗受抨擊,但製作水準不算太壞,有來自各國的電影可供選擇,歌迷、球迷及馬迷也各得其所。

(18)香港的富豪是世界上最寫意的,甚至連安全也不必顧慮,(為企業的發展而拼搏是另一方面),不像某些地方經常發生擄人勒索事件,可以說是連保鏢也慳番。至於無產階級群眾找他們的麻煩嘛,那更是不會,自有無產階級的“導師”為其約束約束,你說妙不妙?

(19)別以為別人得為富豪,你便自怨自艾,香港社會另一個優點是充滿了各種機會;只要能夠勤奮、聰明,把握機會,任何人也可以爬上成功的領域,因為香港是一個可以有對流作用的社會。

(20)若是不夠聰明又如何? 那么安安份份在本位上工作罷,一般生活是不成問題的。若是天生殘缺,無法自行照顧,在經濟力日漸雄厚的環境下,政府當局也越來越負擔更多這方面的責任,福利開支占政府歲出的比例,近年屢見增長。

(21)有人批評香港不中不西,基實她是亦中亦西。這種中西文化交流及溶彙,正是香港另一項寶貴的特色。所以,香港沒有種族歧視,老番阿差日本人,都可以在香港公平競爭,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22)香港不單沒有種族歧視,宗教上的互相尊重,各自發展,更是世間少見。當世界各地都因宗教信仰而流血衝突之時,香港各大教派的掌門人卻可以同聚一堂,研討如“怎樣加強德育”等的問題,那是何等令人欽羨與感動?

(23)在政治上,香港也很能互相容忍,不同政見的人,都可以暢所欲言。茶樓中,經常可看到同一桌上,分坐數位互不認識的人,他們可以各自閱讀自己的左報或右報,甚或狗經馬經連環圖,各不相干。

(24)香港政府在決策上,雖然可以獨斷獨行,但由於其英國本身的傳統,故在一些無必要獨斷獨行的問題上,讓公為人士、或各種諮詢委員會先行發表意見,有時先以綠皮書形式提出,有時聘請獨立的顧問公司研究,故在運作上,,也允稱順遂與開明。

(25)在出入境問題上,香港人是絕對自由的,他們無需經過繁複手續以取得離境許可。在居住上,也可以絕對自由,不要小看這種自由,如果失去了,那與坐牢沒有兩樣。

(26)不僅人可以來去自如,資金也可以來去自如,只要是通行貨幣,在香港都可以自由兌換,這大大有助於香港發展成為國際金融及貿易中心。

(27)香港雖無天然資源,但憑藉香港人的努力,迅速模仿國際的先進技術,故能運用別人的原料及設備,製造出價廉物美的產品。玩具業、制衣業執世界牛耳,鐘錶、電子及各種產品,均在世界獲得廣大市場。

(28)由於自由貿易體制及香港人的龐大購買力,故世界各地的產品,均能彙集香港,而且價廉物美;哈密瓜、金山橙、呂宋芒、臺灣西瓜,澳洲啤梨,以至各國的先進工業產品,香港人都有幸品嘗及擁有,法國拔蘭地、德國平治豪華汽車,以人頭計,香港還是最大銷場呢!

(29)香港最大的優點是她的開放性,本地及世界各地的訊息,都能迅速獲悉;民間也可以組成各種五花八門的社團及監察小組,公共事業、房屋子問題、教育政策,以至廣播事業、色情刊物等等,也可監他一監,管他一管。任何政府機關或公共事業,都暴露在公眾的眼睛之下,做錯了事,休想文過飾非、蒙混過去。治安機關的“砌生豬肉”時代成為歷史陳跡,任何人如自覺被不公平對待,多種投訴途徑任君選擇,乜乜投訴科固然有效,各級議員也歡迎大駕光臨。為了選票,他們不能不恭聆傾訴,如仍覺得不夠“卡士”,還可向兩局辦事處或港督府請願呢!

(30)香港另一項使人感到欣慰的文明之處,是每一個“個人”都受到應有的尊重,普羅大眾在富豪面前,固然無需感到自卑,富有人家面對一般群眾,無論在真心上,或教養使然上,絕大多數都能保持謙和的態度,因為他們之間,除了在財富上有些分別外,其他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而言,根本上是沒有分別的。

 

至於一般政府官員,面對有事洽商的市民,大都能耐著性子,予以解釋、說明,早年的頤指氣使,已不復多見。除此以外是契約關係,互相幫忙,有時還很難分得出是誰靠誰哩! 上述拉雜列舉了三十點香港的好處,細分之下,可以共達百點之多。其實,香港的好處,又何止千百點呢? 這些好處其實是盡人皆知的,只是在我們擁有之時不覺得它的存在與寶貴,就如陽光空氣一樣,在失去之時,才知道不可或缺。

回顧我們中國歷史,戰禍天災占了大部份時間,即使昇平時代,由於生產技術進展緩慢,人民生活,也不過爾爾。就拿歷史上極負盛名但其實為時甚短的“文康之治”、“文景之治”,“開皇之治”或是“貞觀之治”來說罷,與今日香港比較,相信還是蚊胼與牛胼哩!

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戰後香港這“鬼佬之治”所造成的繁榮與富足,原因有多端,英國人的管理,華人的勤奮,固然是原因,但最主要的,還是制度使然——是“自由、法治及人權”的產物。

香港奇跡的果實,由香港人所分享,但說實在話,香港的成功,很多時是建築在中國痛苦之上的。翻開歷史,每一次香港的進一步發展,不是必然的牽連著一頁中國內憂外患的史篇嗎?

如今,香港主治權的轉移已成事實。以香港成功的果實與經驗,其實是可以對因“人禍”而造成長期創傷的中國施以療養及啟導的。

今日中共已由統制經濟的死胡同走回來,實行開放政策,不管是被迫也好,是歷史的必然發展也好,這不正是香港對中國回報的契機嗎?

不過,香港能否發生作用,完全視乎我們能否把香港社會上的優點保存下來,這需要誠意和善意,更不是單求“統戰”而造成和稀泥的局面所可以奏功的。 在我們決定做任何事情之前,不妨先想想:“香港有什么好”?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