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香港名廈系列 > 拱北行希爾頓可能合併重建 "1/4"世紀前與中銀"文鬥"趣怪連篇

拱北行希爾頓可能合併重建 "1/4"世紀前與中銀"文鬥"趣怪連篇

日期:5/12/2014 3:19:41 PM

 由於地產颼升,特別是貴重寫字樓格層創高峰,不少位處商業中心的酒店紛紛被收購拆建,改為高級寫字樓。

上期提及新中銀大廈,以友誼價格獲港府批地,建成後地產市道初起,故斷定租約屆期,除自用部份外,租金收入肯定大幅增加。

希爾頓酒店由來

與新中銀大廈一路之隔的希爾頓酒店,為長實集團屬下的物業,其原來本屬獨立上市的"永高酒店"有限公司,七十年代,由上市不久的長實底子不厚,土地資源及收租物業均不多,故收購永高酒店(由國際希爾頓酒店集團管理,故稱為希爾頓酒店)後,可以作為穩定入息的來源。由於當時香港五星級酒店不多,故希爾頓酒店可說是長實集團的貴重資產。

長實由世豐手中接入和黃的控制權,亦因置地為了江湖救急而將港元燈控制權售予和黃時,長實亦間接控制了港燈。

由於港燈有經常性大量現金收入,加上將北角發電廠出售,現金多到難以計數,為使祖母公司現金周轉方便,始作更具策略性的佈局,因而將希爾頓酒店售予港燈。

約十年前,長實、和黃、港燈集團改組,港燈將一切非發電業務售予其屬下嘉宏國際,並通過與母公司換股及改變從屬關係,使港燈原先控制嘉巨集,一改而變為和黃持有嘉巨集,嘉巨集持有港燈,長實與港燈由祖孫三代,變為祖孫四代。

改組之初,市場人士及集團本身,都給予嘉宏未來前景以較高評價(港燈剩餘單純的發電業務,收益卻屬穩定),但以後的發展,地不盡如人意,嘉宏的業務發展只屬普通,其所屬希爾頓業績,因受世界經濟環境影響而表現平平。

(先後受八七股災、六四及波斯灣戰爭、西方經濟不振所影響),與和黃合資收購的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更成為李嘉誠先生的最大敗筆。日後嘉宏頻頻要為赫斯基撇近於尾聲,酒店業開始複生,而其有份參與的海怡半島發展計劃步入收成期時,和黃乃決定將之私有化(美其名為避免業務重疊),這是唯一的一次,李先生對被看中的公司,而願意以高得令原股東滿意的一次收購。

為此,和黃"蘇"出來的成績表大有"進步",於是"基金佬"齊齊大合唱謂"和黃複生","轉汙為盈"(數位遊戲),而長實也增加對和黃的持股量,真是"春江水暖鴨先知"!

提早解約有目的

今日,和黃宣佈以高價(九億余元)向希爾頓酒店管理集團,換取其提早解除管理合約,代價真真不少,和黃青出如此高價解約,自有其盤算之道;不過,可以斷言,"賺梗",而且已肯定"大豐收"的,則是希爾頓國際管理公司。

和黃此舉是否著數,要由歷史去證明,以今時今日高級寫字樓的售價租價,其所帶來的充份運用資源潛力,與付出九億元之數相比,有關方面必然是除笨有精,但笨到哪個地步,精又精到什么地步,那還是要經過時間考驗的。

據江湖傳聞,和黃之所以肯付出如此高昂代價,乃是有一個密底算盤,就是希望能夠連同隔鄰的政府停車場,及作為政府新聞處本部,加上全香港最昂貴的公眾所在地的拱北行,一起重建,將使花園道至中一帶改觀,該處土地資源能夠更充份運用,除了和黃及長實可以資產增值外,政府也有大筆收入政府雖然不會向市民分花紅,港人愛港,香港庫房也即你我口袋,只是大家不能夠分,不能夠 用而已,未來特區政府,作為未來特區政府的候任政要諸公,也應該額手稱慶。

有著數港府勿跳草裙舞

不過,據政府放料,口口聲聲說還未有考慮,而和黃亦表示並無其事。當然,這個世界是慣於表面一套,實情一套,時機還未成熟,實在也不必張揚,只是常情而論,以長實和孖寶董事會諸公,若非已有腹稿,豈肯如此"大陣仗"?

只是作為納稅人之一,作為包的一分子,筆者誠懇希望和黃的宏圖大計早日實現,政府有司,不可再跳什么"草裙舞",發展所得,雖然不能入有司諸公口袋,但於當今政府,以至未來特區,也包括全港市民,均大有裨益,而且要手急眼快,最好是以高價一次過賣給和黃(其他財權因無"相連"之利,不易出得高價)收回"堿龍",正所謂"話之你",如屬合作,也要急急出售分錢,否則"蘇州過後無船搭",到時地?回落,"喊都無謂"!

筆者前曾提及顢頇官員,在當初力寶中心補地價時,真正是把納稅人的荷包倒吊,希望拱北行及停車場,不可再次歷史重演。

拱北行的欷歔

提到拱北行,趁這裏還有少少篇幅,向讀者說些既屬有趣,也實在令人欷歔的舊聞: 話說一九六七年,當時國內正值文化大革命,極左派得勢,武門如火如荼,影響所及,香港也發生暴動,港英傾全力對付頗有暴力傾向的一些鷹派中左派機關團體、公司行號

而為了表示對國內當權派的絕對正確政策的擁護,香港左派工會、銀行等,都無不大字標題的標示出巨型標語,最常見的就是"毛主席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中國人民大團結萬歲",以至"全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

當時,作為左派機構大本營及"政治經濟腦神經中樞"的中國銀行大廈,也挂出了"毛主席萬歲"、"乜乜大團結萬歲"之類的巨型標語,由天臺直垂而下,港英陸空嚴密監視,中銀大廈本身也守衛森嚴,提防港英突擊,有謂在大廈天臺架上通電鐵網,以防英軍直升機降落。

武鬥不行有文鬥

而為了宣揚毛主席思想,鬥垮鬥臭港英,由中銀大廈不停地用巨大擴音器不斷重復的宣揚"偉大",及力數港英之不是。當時作為港英喉舌的新聞處,正正就在與中銀一路之隔的拱北行,鑒於中銀擴音器每分每秒都在叫嚷,如"武鬥"非他們本行,於是乃實行"文鬥",效法中共過出干擾美國之音的辦法,你不斷叫嚷"毛主席萬歲","鬥臭港英白皮豬"時,我則一路大播何非凡"情僧偷到瀟湘館","飄紅!飄紅!你快歸來呀!"……什么"風吹綠竹、腰抱小蠻"之聲,不絕於耳,煞是奇觀!

今日,北京與港英,分分合合,由攬頭攬而又面左左、炮聲隆隆,九七隻餘下三年,而新中銀大廈已矗立於花園道旁,拱北行也有可能重行發展,二十多年前的趣怪烽煙,只變成香江掌故了。

百姓半月刊 新四十二期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