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家裕看世界 > 香港名廈系列 > 星光行落成後遲遲未有電話 霍英東無奈廉讓今升值百倍

星光行落成後遲遲未有電話 霍英東無奈廉讓今升值百倍

日期:5/12/2014 3:14:28 PM

 麗新集團擁有的尖沙咀星光行其中廿萬方尺寫字樓面積,已委由仲量行及魏理士物業顧問代理出售,由於新推出的寫字樓樓面,是以分拆方式出售,單位面積有小至只有五、六百尺,也有大至全層三萬尺,除部份以交吉形式出售外,大多數是以連租約方式;而部份租約,則將于短期內滿約,故購入的業主,將具較大的自由度。基於此,業界預料每方尺售價可達八千五百元至九千元左右。

星光行占地利優勢

換言之,如全部均能以預料中價格售出,麗新集團將可套現廿二、三億元,使這個以制衣業務起家,但卻能成功地在地產發展及置業中,獲致豐厚利潤的集團,又一次在這次地產狂潮中,贏取漂亮的一伏,並又一次獲得近十億元的獎金。

提起星光行,相信香港人都不會陌生,因為它的位置,正正就在會陌生,因為它的位置,正正就在尖沙咀碼頭及巴士總站旁邊,所有由天星碼過海往返香港及九龍的,或由尖沙咀步行至巴士總站乘車的,都必然經過星炮光行,再加上大廈內有面積不小的中藝公司,以高級國產工藝品為主,吸引不少本地及外地遊客參觀購買;又有北京樓,翠園酒家、金舵島燕窩酒家及麥當奴等著名集團所經營的高級酒樓及速食店。臨街部份,有高級音響器材公司;商場地下,又有不少著名旅遊公司所開設的營業地鋪,該大廈地庫的麥當奴速食店,還是最好、賺錢最多的三間店鋪之二,(另兩間是沙田新城市廣場及北京王府井大街近長安西街處的分店),大廈兩邊頂部巨幅牆壁(廣東道一面及向西面海的一面),一向都由著名商品,如名牌手錶等所租用,天臺巨型的Motorola光管招牌,更是遠至港島也一覽無遺,取得此一(鑽石)廣告位置而付出代價之勁,價之勁,也可以想像得出來。

對於此一位處九龍最南端(新世界中心也處更"南"位置,但地點略為偏東),廣告目標最大的名廈,成為在九龍開設寫字樓或投資置業的焦點,大家自然可以理解,但讀者諸君是否知道,這座巍峨穩重的名廈的原始籌劃人,不但無法因此廈而賺大錢,相反的,卻是煩惱透頂,最後,不能不以"賺價"沽出,整座大廈的售價約是今日麗新集團所沽售的五個每單位六百尺寫字樓的價錢,或是其中一層樓的十分一面積的價錢。當然,不同時候,不同時勢,有不同價錢,還要計及"紙水"(某時期的銀紙購買力),但無論如何,當時,(廿七年前)以總價三千萬元出售,真是(堿欖甘既價錢)!

另一方面,尖沙咀的面貌,尤其是天星碼頭附近,今日與過去確也有很大的分別。五六十年代,尖沙咀雖已是遊客區,但還未改建成今日的高樓大廈的樣子,那時還未有也鐵及海底隧道,過海要乘坐油麻地小輪(中環至油麻地、旺角及深水步)或天星小輪。小輪晚上停航後,便要在尖沙咀天星小輪碼頭旁即火車總站旁邊的碼頭,乘坐"哇喇哇拿"(以電船仔發出的海浪形容)過海至分域碼頭(灣仔分域街海旁,即今日大東電報局及演藝學院處),所以晚上火車站旁有如趁墟,(大量"夜鬼"等候乘坐"哇喇哇拿",就如過年時節,香港市民在晚上輪候購買火車票回鄉一親。)

霍英東出售星光行予置地

六十年代的尖沙咀南端,新世界中心仍是藍煙的輪船鹵輪船公司貨倉及碼頭,彌敦道一帶是三四層高的樓房,除美侖美奐、高貴優雅、古色古香的著名半島酒店外,喜來發酒店處還是空地;此外,就是天文臺的訊號山及廣東道旁小山崗上水警總部,今日星光行現址,就是巴士部站旁的小平房,專門售賣雪糕、草帽、菲林、茶水及紀念品的小店鋪,主要營業的物件是遊客,過海市民、乘火車往新界施行者,或返鄉探親的市民。

六十年代,在香港地產建築界中很早便極具江湖地位的霍英東先生,購得星光行現址,並以極具魄力的理念,將一塊原以平房為主的地皮,建成今日大家所見到的星光行(另一座也是由霍先生的公司所建造、九龍地區最高的大廈,是佐敦道及彌敦道口的"立信大廈"--早期那是分層出售的)但當星光行建成後,正值香港連續數年政經動湯(六五年銀行擠提、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暴動,六七年左派暴動),人心惶惶,加以星光行落成後,遲遲未能裝妥電話,以一座商業大廈而沒有足夠電話使用,就是如此這般,所以霍先生決定將星光行出售,接手的人,就是與隔鄰九龍倉同層一個集團--怡和王國的置地公司,代價是港幣三千萬元,(當時九倉仍是怡和集團的"皇牌公司"之一)。

說也奇怪,置地購入星光行後,電話問題很快便"搞掂",也許是"巧合",當然,五、六十年代,電話公司的業務及管理,與今日的"效率"有很大差距,器材缺乏,未能即時配合也許真有其事,便因電話問題而影響出租卻也是事實(可能還有因政經局勢動湯而受影響),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可能很簡單,也可能"好唔簡單"。

關於霍英東的傳說

有人認為,港府中人一直對霍先生有"意見",這當然只是猜測,實在並無憑據。不過,霍先生在香港做了不少公益、慈善、體育推動及同業公層的事,貢獻不少,但始終未獲得過英皇頌贈的"荷蘭水蓋",當然,霍先生一向愛至貴為"人大副主席",等同國會副議長,當然名份較什么"荷蘭水蓋"更為尊榮。不過,無論如何,港英一直對霍先生吝于賞賜,實在也是好生奇怪的。

正因如此,有很多傳說及揣測,其中一種是當韓戰時,英國執行聯合國對中共禁運,使中共在物資供應上甚感"壓力",而霍先生則在這時出盡"辦法",加以援手,對國家"有功",使霍先生大受國家"器重",亦因此而被港英政府列入"黑名單",情形是否真的如此,那就要當局者才瞭解。不過,若真是如此,則不同立場自有將星光行遲遲未獲電話供應,與霍先生跟港英的關係混為一談,那就只能說是:"姑妄言之姑聽之"了。

置地買星光行得益非淺

在星光行身上,賺錢最多的,應該算是置地公司,她以三千萬元買入,在80年代初期地產旺市時,以十億元代價賣給了以長江實業為首所組成的一個財團,其中包括會德豐(當時未被九倉的包玉剛所收購)屬下的聯邦地產,(聯邦地產將中環聯邦大廈賣給以長實為首的財團集團後,又與長實及其他財團聯手購買星光行及發展新界沙田火車站的商用樓宇),此一組合從來又將星光行分拆賣出去,雖賺了點錢,但因該時地產還未達裂口性的加速上升,故還不算太多;在這一浪潮中,真正獲得最大利潤的,還是在近數年或年前才買入,而守候了兩、三年的投資者。

麗新是賺了錢,何鴻燊也賺了一筆,他所購入的是地庫部份,年前已以一個"合理價",將物業注入"信德集團",據說是要"壯大"集團經常性收益的物業組合,有時真很難計清楚大集團與大富豪的一買一賣之間是賺了多不,或是誰賺了誰。

總之,如以麗新集團最近的標售價計算,星光行近六十萬尺的樓面總計,全幢約值五十億元,那是霍先生當初出售的一百六十餘倍,地產真是無底深潭,其吸引人之處也正在於此。

百姓半月刊 新四十四期 一九九四年六月一日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