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縱橫天下 > 高論 > 馬英九被批“救災不力”既有理由亦有點“冤枉”,批准達賴赴台卻是“蠢上加蠢”

馬英九被批“救災不力”既有理由亦有點“冤枉”,批准達賴赴台卻是“蠢上加蠢”

日期:5/10/2014 11:17:08 PM

馬英九雖然以高票當選臺灣“中華民國總統”,但這除了是“時來風送勝王閣”外,主要還是前總統陳水扁太爛,貪得太過份;加以八年任職期間,不明世局、置兩岸人民血脈相融之大趨勢於不顧,昧於臺灣政經社會之出路在大陸的方向,一味搞局,企圖以割裂臺灣族群來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以致台海局勢屢次起波瀾,容易經濟一一落千丈,終為國人所唾棄,甚至因“世紀之貪”而鋃鐺入獄。 
 

馬英九高票當選,來之選民對扁之失望 
 

馬英九之“清純”形象,固為其在與陳水扁比較時形成強烈對比而得分,其情形有點像美國經“水門事件”、尼克遜被迫下臺,而使美國人選擇了同樣以“清純”見稱的民主黨的卡達上臺。正因如此,所以人們儘管把票投給了馬英九,卻還是對他的施政魄力抱以懷疑,一切還得走著瞧! 
 

果然一次臺灣特大風雨之災,使中南部遭逢到五十年來最慘重的一次災劫,便暴露出了馬政府和英九本人的優柔寡斷,實質與姿勢均極度不足的作為一個領袖的基本條件。 
 

老實說,災情慘烈,你可以比得上四川及鄰近省市的“世紀地震”,是日也地裂山移,億萬噸泥石流掩埋廣大山川城鄉。但北京領導人以至地方政府及民間,第一時間調動龐大軍事及民間力量進行搶救,日以繼夜地盡一切辦法,希望將災情減至最少。最高領導人也馬不停蹄地奔赴現場,親自指揮及慰問,其情之真、表之切,不僅受災者無限感激,即以國際上慣常借題攻擊中國的報刊及政客,也不約而同的予以讚美。反現災後的臺北馬政府和馬本人卻一切都慢吞吞的,不僅對局勢判斷有問題,整個團隊的動員意識與能力備受質疑。 
 

四川震災與台南雨災後的處理有天壤之別 
 

本來大小風、水之災,全球各地均無時無刻地在發生,但鮮有如馬總統之受到災民和?論所遭遇到的劇烈的責備,就以美國“卡特里羅”颶風所造成的新奧爾良和墨西哥灣的特大風災,雖然也顯出了部份地方官員及聯邦部隊在應變及行動上的窩囊,但布殊總統迅即宣佈災區進入緊急狀態,動員一切力量,投入救災之中,可謂“即有姿勢、又有實際”。可馬九哥呢?行政院長劉兆鉉的所謂視察災區,卻被傳媒拍得一雙皮鞋光燦燦的,一點泥巴也沒有,視察云乎哉?繼傳出“外交部”婉拒外國援手之餘,馬英九本人又一再拒絕頒發“緊急令”,說什?“??行?已等同??了‘緊急令’,故再無頒發之必要”。如此說法,一方面顯示了其判斷、識見有問題,連作為一個領袖擺擺姿勢,好讓大家建立起“共同意志”的做法也不懂,其一連串的判斷與做法,其實只有一種心理作崇,就是恐怕失去面子,強作“沒有大不了”的表?。想的是安定民心,?因此而使救?工作失去戎機,使災情未能以最佳方式而得以救助。 
 

馬英九拒頒“緊急令”與陳馮富珍恐遭“國際訕笑”,拒將沙士患者隔離心理相似 
 

這種情形,與“沙士”(非典)期間,香港特區政府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拒絕中大醫學教授建議之宣佈將受感染者隔離,以免進一步使疫情擴大,卻遭陳拒絕,以致疫症在地區大規模爆發,“死得人多”是“異曲同工”心理相近,但馬英九卻沒有陳馮富珍的幸運,不僅政府沒有機制及意識追究陳的“失職”,?論也在始而不知,後來亦只沸揚了一個短時期便算數。反而因世衛總幹猝逝需要另覓繼任人選時,國際上認為陳在處理“沙士”的嶄新疫症“有經驗”,(不計較其累死百名無辜市民),而國力正當勢的中國,在欲染指此一重要國際性職務,但又恐怕提出本國人選會遭遇國際社會反對時,因而支持陳馮富珍競選,終而使她不僅無需為香港“死得人多”而負上任何責任(包括良心和道義責任),相反地搖身一變,飛上枝頭,貴登國際級的聯國高官,真係“行運行到腳趾尾”! 
 

馬被重批固因臺政治生態的惡質化,但其本身也難辭其咎 
 

馬英九可沒有這種幸運,其措施及後來的視察災區,不僅災民們不“領情”,而且被災民們極度埋怨,受到?論及反對派的猛烈批抨。 
 

其實,反對派對其批評,乃是政治生態的自然表現,除了馬本人及其團隊在處事和“表演”上確有不足之處外,臺灣政治生態的劣質化,也是情況之所以達到這樣的地步的重要原因。 
 

不過,馬英九被批“救災不力”還不是怎樣的嚴重錯誤,其最錯誤之處,卻是批准達賴赴臺,馬政府以達賴是宗教領袖,考慮及臺灣是多元化社會,尊重南部地區災後的感受,批准達賴赴台。為亡魂作法事,以撫平南部災民的心靈為由,而作出此一決定,實在是非常錯誤。 
 

當然,批准達賴赴臺,不是馬英九一個人的意見,在政府及國民黨當中,當然會經過深入討論、甚至爭論。但馬英九個人的看法和判斷,顯然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看馬氏的個性及過去的表現,若謂這應是他頗傾向的主張,相信距離事實不過。 
 

達賴赴臺、批准與否,是政治智慧的考驗 
 

雖然,對於達賴赴臺的申請批准與否,對馬政府而言,是一個頗為艱難而重大的決定。事實上,世事往往都是有著各種不同的有利有弊,贊成與反對的理由與主張同時存在,但政治家或企業的領導者,其作用就是在諸多紛陳的因素當中,作出英明決斷的一槌。否則,誰也可以做領袖,而無需什?政治人物的果敢與決斷了。 
 

事實上,高雄市長陳蘭的出面為達賴申請赴臺,對馬英九政府而言是一次“出題考試”,要試探馬政府的底線,讓馬英九批也不是、不批也不是。在她個人而言,是一次“搞局”,是一次撈取政治本錢,好使作為未來問鼎“中央”的鋪路工作。因為她深知,只要取得一些“死硬派”人士的“鐵票”,“前程”便大有希望。 
 

陳蘭出面申請達賴赴臺,旨在撈取政治本錢 
 

所以,她不惜採兩面手法,一方面赴大陸作秀及作姿勢,使她能在兩岸關係中突出個人的形象,由一個本來只是地方政客而一下子提升到成為焦點人物的層次;另一方面又明知大陸雖然恨得牙癢癢,會大力反對卻又無可奈何,只要馬英九一經批准,達賴獲得赴臺,她便可對借達賴來招搖自重。即使有其他民進黨人持不同意見甚或予以反對,但她的政治本錢是已撈定了的,其他民進黨人的異議,其實只不過是“吃乾醋”的自然反應而已。 
 

達賴只是國際反華勢力的棋子 
 

至於達賴本人,這個一直在被國際上受各國領袖利用,以作為讓中國不得安寧的棋子,雖然在部份藏人心目中是無可取代的精神領袖,但其本質上卻是一個不折不扣、而且一直是在反中、反華及反共的政治人物。在美國的明的暗的支持下,他一直在組織武裝力量,企圖在西藏、藏族人的廣大地區製造事端。美國國務院內設有一個官員名為“西藏專員”,其在7年內曾先後與達賴會面十二次,他們所談何事?在去年京奧之前,在國內不同省區的廣大藏人區域,同時發生龐大的暴亂事件,以其規模之大、時間之配合,且同時並舉,若謂無巨大後臺支持,未免是太幼稚了。 
 

美國及西方不少國家的領袖,為了不想中國安定、不想中國進步太快,因而製造中國不安,甚至分裂、使其被迫進行內部軍事行動之心,無時或已。因而多有高調接見達賴之舉(一般西方民眾,反而只是因誤會,以為中國真的消滅藏人宗教文化,因愛惜之而至反對中國而已)。 
 

進兵阿富汗後得在中亞駐軍,使美反華進入一新的階段 
 

9.11世貿恐怖襲擊後,美國藉進攻阿富汗而將勢力伸入中國西陲的中亞細亞,使其獲得夢寐難求的東西兩方包圍及偵察中國的方便。另一方面,更可在區域內建立軍事基地,對中國境內的疆獨份子予以支持。 
 

所以,今日的達賴,不僅以西藏獨立的滿足,(他口中的自治,其實是將西藏獨立及讓西藏問題正式國際化,而且他的所謂西藏,並不以今日西藏自治區為滿足,而且還包括新疆、甘肅南部、整個青海省,四川的三分二土地和雲南西北部的廣大地區),並且還甘願成為西方野心份子的棋子,執行瓦解中國的計劃,因而在去年藏人區域連串暴動之餘,一方面加緊與疆獨份子串連,(今年所發生的新疆維吾爾地區的暴亂,其實是西方國家、突厥語裔維族人中之分裂主義者,以至達賴等的串連的結果)。 
 

妄想藏台串連,以遂蘇聯末期的效應 
 

達賴一向心願,就是與臺灣的台獨勢力連結、東西呼應,牽制中國,使中國不得安寧,以遂其反華的目的。這種目標,與李登輝所推行的策略不謀而合,因而一拍即合,此所以達賴能夠在李登輝執政後期,達成赴臺串連,以遂其“搞局”的目標。 
 

他的另兩次訪臺,是在民進黨上臺、陳水扁執政之初及最後階段。阿扁之延請達賴赴臺,一點也不足奇,完全可以理解,因這與其台獨的做法,欲達成蘇聯後期各個加盟共和國互相承認彼此獨立地位,以架空蘇聯之目標和做法相同。只是中國不同於蘇聯,中國不僅沒有內亂與衰退,而且越來越見強大。 
 

曾拒絕其赴臺,卻因被罵救災不力而昏了頭腦 
 

在馬英九上臺之初,台獨勢力和達賴欲一探馬英九的底線,再次為達賴申請赴臺,馬政府予以拒絕,那是非常正確及應有之義,卻想不到中南部一場特大風雨之災,除暴露出馬英九本人及其政府之判斷不足、反應遲鈍、姿勢與實際均欠奉之外,還一試便試出了其缺乏政治智慧的弱點。 
 

也許馬英九因為基本上欠缺政治家的果斷本色,致遭中南部災民和死傷者家屬埋怨,備受反對黨抨擊而慌了手腳,以至在達賴申請赴台一事上,不敢再如去年的予以拒絕,因而便被陳蘭和達賴玩諸掌上。 
 

相信達賴赴臺純為安慰亡魂,未免過於天真 
 

假如相信達賴赴臺純粹為了安慰亡魂,沒有任何目的,那未免太天真了。試想臺灣島內,不少德高望重、擁有龐大信眾的各個寺院山門的大師,不足以超度亡魂,而要一個藏傳佛教的領袖來作法事才得安魂? 
 

試想達賴五十多年來是流亡印度、受各國支持、意圖分裂國家的反華份子,中國早已認定其居心及做法。事實上其長期來實質的分裂國家的活動,昭昭在目,過去馬英九在競選時,已多次因認識不足及誤用競選策略,對西藏及達賴問題發表極端錯誤言論,尚幸在上任之初,即拒絕達賴來訪,可說是行出了正確的一步,卻想不到這次因水災而被駕昏了頭,對達賴赴臺申請,作出了極端錯誤的做法,完全置正在改善中的兩岸關係於不顧。也許她是聲望急插之下的藥石亂投,認為當前最重要的目標是“救狂瀾於既倒”,恐怕若再拒絕,便會使業已急插的支持度更為不得了。 
 

欠缺道德勇氣,是政治家的死症 
 

這是欠缺道德勇氣,而這也正正是一個政治家所至為重要的。可悲馬英九不僅欠缺政治家應有的果斷與智慧,更置兩岸正加強善意互動、其影響也可改善臺灣經濟的情形於不顧,也可說是一種自私的行為,未免太過可悲了!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