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內容更新 > 撥開佔中政改雲霧 豁看香港政經前途

撥開佔中政改雲霧 豁看香港政經前途

日期:3/21/2015 3:17:23 AM

 撥開佔中政改雲霧  豁看香港政經前途

                                                高家裕

2015年毫無疑問是香港憲政體制以至政經社會發展的極為重要的一年。回顧去年以至最近多年來的香港社會不同意見者爭持所造成的激烈抗爭,在香港歷史而言,是史無前例的。由「國民教育」問題,以至部分人因政改而發動「佔中運動」所造成對社會的經濟及日常生活、特別是對法治精神的衝擊,其所造成的傷害,有些雖然會隨著「佔中行動」之結束而暫時及表面上完結,但擁有關鍵少數票的泛民議員對政改杯葛,特別是蔑視法治所造成的對香港社會現有結構及未來發展的傷害,其嚴重及惡劣的影響,都是繼續延伸及侵蝕香港社會的今日與未來。

香港社會及經濟其實非常單一及脆弱

表面上,我們看香港過去,經歷過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的「沙士瘟疫」的襲擊,以至2008年的國際「金融海嘯」,香港都能從極度危難中恢復過來。看看香港每年公共財政的收入與支出,都有大幅增長,因而有能力擴充對住屋、醫療、教育及社福等服務上的擴展,其他如高鐵、港珠澳大橋以及地鐵延伸線的建造也能多頭並舉。因為香港近年來的公共財政收入,也確實一片豐厚景象。  

然而,若我們稍加分析一下,便知道這些收入,主要來自大公司的利得稅與地產相關的賣地收入,如「辣招」所帶來的稅收、物業稅、差餉因「地產興旺」所增加的收益,還有就是內地人士來港、國內規模龐大的國企及民企來港上市所造成的印花稅收入。則歸納起來,其實就是地產方面的收益(包括公司利得稅,也是主要來自地產公司方面),以及南來的資金與及遊客的貢獻。

居安思危,惟有強化香港產業結構

像上述的地產及金融方面,一方面是欠缺廣泛而紥實的基礎,受國際環境及經濟循環的因素影響甚大,另一方面其實是因得到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愛護而施以種種政策上的優惠與照顧,以及受惠於國際低息環境。若果上述因素一有甚麽風吹草動,香港馬上就會受到重大的影響,會由一個大家處於「亢奮狀態」的高峰,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及意識之下而「插入」一個災難性的谷底。不要以為我危言聳聽,事實上由於經濟循環,香港的特殊而單薄的經濟特質,香港官商以至教育方面,一向沒有將香港經濟社會須朝向建成多元化的產業結構放在首要目標,加上最為嚴重的,參與社會活動上的人士,特別在政界方面,部份人利用手上握有的權力,爲了單一的要達成其所認為正確的政治訴求,將香港本來在往前發展的政制改革,特別是行政長官選舉的擴充市民投票的制度,逐步民主化的方案,予以杯葛,並發動龐大的「佔中運動」,公然以違法手段,破壞社會的法治與安寧,造成香港深層次的創傷與改革向前走的機會的喪失。

冷靜思考過去三十年,香港大大落後於形勢

今年是2015年,由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至1985年開始制定《基本法》,經歷了97回歸及十多年來的香港幾次重大危機與復甦。但三十年來的真正境況是:政策爭拗持續,愈演愈烈,部份在抗共、疑共的心理及推動下,香港的發展,包括種種重大政經建設均寸步難移,而在經濟產業的單一化下,表面繁榮卻是危機四伏,故香港其實已處於極度危險的關頭,唯一能夠自救的,就是香港各方面人士,能夠幡然認識到香港人必須團結起來,客觀認識香港本身及與祖國、國際的複雜關係、中止內耗,合力將香港建設為一個紮實而多元化的社會——包括經濟結構,政治意識和社會的包容性。

多元化及互相包容是香港唯一的出路

下列一些數字,也許可以幫助大家了解一下香港所處的形勢和應有的對現實的檢視:

(一)在八○年代中英談判時,中國對外貿易每年約200億美元,其中40%、即80億美元的外匯是經由香港取得的,但看看目前中國每年對外貿易有多少?其擁有外匯儲備及購買了美債又有多少?

(二)在三十年前,香港的「國民總生產量」,與中國比較約為中國的20%,但到今天呢,香港與中國比較,其國民生產總量只及全中國的2%,不是香港退步,而是中國的飛躍發展。

(三)以前中國的國有企業,相對於各國都是「細眉細眼」,但今日無論是工商銀行、中國人壽,以至中國石油,同比都是世界最大的。其他家電、I.T軟件硬件的研發,以至電子商貿更是規模龐大,縱橫世界。

(四)中山先生在一百年前提出要在全國建設十萬公里鐵路,其實他當時提出時是完全沒有數據基礎的,其實也沒有任何能力可以達成,長期以來都只是一個「講法」。然而自從改革開放後,各方面加速建設,就以鐵路的里數而言,至2015年已建成12萬公里,當中包括全世界最前端的高鐵,單在今年(2015年)還會撥出8,000億元人民幣,多建8,000公里,並期望到2020年,全國鐵路可達17萬公里,真正實現了自中山先生以來的「百年夢想」。

(五)由於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長期以來分別由歐洲、美國及日本所把持,中國雖然出資不少,但在該兩國際金融機構中影響力之微,不成比例。另一方面,亞洲及新興地區,每年的基礎建設費約需7,760億美元。為此,中國提議設立一資本總額達1,0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填報這7千多億元的缺口(當然也是大生意),而且中國一口氣就表示會出資500億美元。

               這下子,美國與日本立刻緊張起來,立即表示予以杯葛,並對決定參與的英國予以嚴厲批評。但由於參與此銀行能有重大商機,所謂利字當頭,也不管長期友好的美國的批評。例子一開,德、法意大利也表示決定參與,到最後,日本終於表示「考慮」是否會參與。由這一最新的例子,可見形勢比人強,美國雖然費盡心思要打壓中國,但最終證明只是「白費心機」!

(六)今日兩岸四地無論在經濟或社會文化方面,均已結成一互相依存的整體。自從兩岸直航後,兩岸間的航班往返每日達二百多班,一個月就有七、八千班(經港的航班沒有減少)。而國內最大的速遞公司,擔負起國內本身及與港澳台貨運的主要責任,其機隊有三百多架,可見其貨運量之大!

兩岸嚴重對立三十年後,近三十年的關係已是「政治上小吵小鬧,經濟上大家齊齊搵銀」。國共尚且尋求共識,難道香港人仍然殘抱著三十年前的意識嗎?

所以,我提議大家應要「撥開佔中政改雲霧  豁看香港政經前途!

 

 

講者簡歷:中國知識學會會長;香港校董學會主席;香港教師會名譽顧問、前會長;香港公民協會教育委員會主席;世貿聯合基金會名譽主席;中知書院校長、教授。

 

     

Copyright 2014 © 版权所有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